落落长松夏寒

您说我的论证通篇“身边即世界”,那您盖章“‘不男不女’是歧视lgbt”可有半点论证?您都不用举身边的例子,仅通过自己的揣测,就盖章东哥歧视lgbt,这论证可真有“逻辑”!没有证据、没有实锤,就公然盖章一个写lgbt故事同人圈的真主是歧视lgbt的,这是多么严重的指控,您心里没有数吗?这跟某野在QQ群,无实据就说凯凯曾被XX的行为,有什么本质区别吗?您说您只是在自己主页吐槽并未打tag,那为什么我能看到?因为您是位太太呀!给您点推荐的也不乏其他粉丝众多的太太呀!换句话说您就是楼诚圈的公众人物,您的言论是具有一定公众影响力的,您得对自己的言论负责。我就是粉不过50的小透明,我不打tag,可有人看得到一位小透明反驳一位太太?


其次,您指责我的论证通篇“身边即世界”。请问我质疑“不爱是否等于歧视”这也是“身边即世界”的论证吗?关于①②所举的身边的例子,这是因为我不是专门搞lgbt研究的,我总不能胡乱编个故事或数据强行论证吧。我以我身边能见到的为例,至少能够保证真实,我自认描述也是中肯的。您觉得我举例不合常情,我非常欢迎您举反例驳斥。


我从未提出过“无知即无罪”观点,我只是推测由于东哥出生的年代、所受的教育,极有可能不明白lgbt是什么。毕竟,歧视是指歧视某个特定群体,而不是喜好厌恶某个个体,如果连这个群体的概念都不甚明了,歧视又从何谈起?你都不知道外星人是群怎样的生物,你要如何歧视?歧视虚空吗?


另外,我也不知道您是从哪看出我对东哥无知“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”的。我上篇文反复写的“不妥”“确有不妥”“极为不妥”这些否定的词汇都自动在您屏幕消失了吗?


政治正确的确有其必要性,但请您不要单方面要求东哥讲政治正确。如果那些先出口伤人的黑粉们,愿意和东哥讲政治正确;我也无条件支持东哥和他们讲政治正确。任何单方面要求一方讲政治正确的行为就是赤裸裸的道德绑架,就是对其正常权利的侵害。


“纯爷们”这个词汇,的确在某些语境下是带有性别刻板印象的,难道就因为这些特殊语境,我就不能正常使用了吗?“小姐”在某些语境是指代特殊职业的妇女,所以话本传奇里的富家小姐都得改词了吗?


每个凡人都有其无法跳脱的局限性,能完美无缺、道德无暇的,那是神、不是人。我清醒地知道,我喜欢的是人。我不会无视他的缺陷、错误,但也无法放任他人,随意解读他的言论、恣意乱盖帽子。


和上一篇一样,有不同见解者请自己另行写新帖,不要在此篇留言评论。

评论

热度(3)